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踏雪双栖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8:52:0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初春天气,正是梨花盛开的季节。满树的梨花漂白如雪,微风吹过,梨花飘然而下,簌簌如同散花,纯白色的花瓣不带丝毫杂质,如同圣洁的天使误落凡间。  新雨足,染就一池春绿。  梨花带雨,香味更浓,洗涤尘埃,白的更纯。  梨花盛开的季节,正是酿梨花酒的好时候。  白云城,以梨花而闻名。初春时节,梨花盛开,整个城里一片白色,远远望去,如同天上的白云,白云城以此而得名。白云城中,的却不是满天满地的梨花美景,而是正宗的梨花酒。  梨花白云三月中,酒香深巷带雨浓。  白云城城中央,的梨花酒馆,名字很有意思,云染,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两个大字不知出自谁之手,翩若惊龙,有王羲之之风范,仔细看去,却更有魄力。如果有内力深厚的人看到这两个字,一定会惊讶写字之人的内力。  “梨花浸云成佳酿,天上人间只一壶。”好大的口气,好大的气魄,白云城中,也只有云染能有如此魄力。  云染位于白云城的主要街道上,街道宽广,却也繁荣,人来人往,车马不息。云染的对面是一座茶楼,设计的很独到,立体式窗子,阳台很小很窄,就像白云毛尖。而云染的窗子则是平面型,很宽很明亮,就如明艳的梨花酿。过了云染,有一座桥,桥的名字叫汀步桥,样式很怪异,和传统的不同,好像西方人的手笔,却中国风味极浓。过了桥,地界一下子宽广起来,零零落落的分布着几间房屋,空旷的大地延伸到不远处,再往前是富人居住的外区域。  正午时分,正是酒馆的高峰期。  二楼雅间,一白一黑两个公子相对而坐。这个位置相当的好,刚好可以透过窗看到外面发生的事。  “站住,站住……”人群里一群人正在追赶一个大约十八九岁的姑娘。那群人的武功不错,那姑娘仗着人多却也侥幸未被抓到。只见那姑娘边跑边冲着那一群人做鬼脸,样子很是可爱。  “那姑娘很可爱。”白衣公子说。  “是很可爱,不过等会儿会更可爱。”另一个人说道。  “哦?何出此言?”  “因为她马上就会到我们这来。”  “原来你还有预知未来的本事。”白衣公子轻笑着。  “我不能预知未来,但我知道,她一定会过来。”黑衣男子似乎很有把握。  “那我们打个赌怎么样?”白衣公子笑道。  “每次都是你输,为什么还是记不住?”黑衣男子亦笑着说道。  等到那姑娘跑到云染的楼下,纵身一跃,竟跃进二楼的雅间。那群人见人进了云染,便骂骂嚷嚷的回去了。  “看来我又输了。”白衣男子有些无奈的说道。他端起一杯酒,一口饮尽。  “又不是次了,这次的酒又是你请了。”黑衣男子依旧云淡风轻地笑着。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断定她会到我们的雅间里来的?”白衣男子饶有兴趣的问。  “很简单,这群人的功夫明显高于这位姑娘,这条街虽然宽敞,但人多,所以这姑娘一直未被抓到,但过了云染,不远处只有一座桥,过了桥,地宽广了,人就少了,也就容易被人抓到。所以,过桥不是明智的选择。云染对面窗子太高,太窄,想要跳过去不容易,而云染的窗子则是大而宽,以这位姑娘的身手一定能跳过。重要的是,云染的老板决不允许有人在店内生事,即使他有理。所以我断定,这姑娘一定会跳到这边来。很不巧,我们的雅间离窗近,那姑娘理所当然的要跳到这边来。”黑衣男子依旧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掌声即起。  “好精彩的分析,几乎一丝不差,小女子佩服。”那女子拍着掌便坐下,也不管主人是否介意。  “我姓花,花飞雪,请问两位尊姓大名。”  “在下慕倾寒。”黑衣公子轻笑着说。  “在下上官无尘。”白衣公子亦轻笑着说道。  花飞雪眼睛一亮,站起身来仔细打量着两个人,绕着桌子走了两圈指着黑衣公子说道:“你就是江湖上人称料事如神的墨玉公子?”又指着白衣公子道:“你就是江湖上人称玉面神萧的冷月公子?”说完拍拍手道:“今天真是有幸,得见江湖上的两位公子,有幸有幸。”  上官无尘苦笑了一声说:“你说的真不错,现在果然更可爱了。”  慕倾寒但笑不语。  花飞雪莫名其妙的摸摸头,然后眼睛闪亮的看着上官无尘。  上官无尘前后瞧了瞧,笑着说道:“在下有什么不妥吗?”  花飞雪眯起一双眼睛,笑嘻嘻的道:“没什么不妥,就是一个大男人家长得跟个姑娘似的。”  上官无尘打开折扇,瞥了一眼慕倾寒,说道:“姑娘不觉得墨玉公子比在下更像美吗?”  花飞雪惊讶的转过头,细细打量着慕倾寒,自言自语道:“美是美,但是充满了阳刚之气,哪像你那么阴柔,跟个女人似的。”  上官无尘一手扶额,对着慕倾寒道:“朋友有难你帮不帮?”  慕倾寒浅笑一声道:“那要看这个朋友是谁。”  上官无尘笑道:“很不巧,这个朋友正是在下。”  “那我宁愿在此喝酒聊天。”  “我可以坐下来吗?”花飞雪插嘴道。  “难道你一直站着吗?”上官无尘反笑道。  花飞雪想了想,点点头。  “小二,再添副碗筷。”慕倾寒笑着吩咐道。  花飞雪冲着上官无尘吐吐舌头道:“还是墨玉公子好,哪像你,整个一小气女人。”  上官无尘苦笑,对着在一旁看热闹慕倾寒说道:“人的一生要交很多朋友,而怕的就是交错了朋友,很不幸,我现在才发现我真是交错了朋友。”  慕倾寒笑道:“现在发现还不晚。但有件事我想告诉你,很快你就会觉得你交对了朋友。”  上官无尘笑道:“哦?”  慕倾寒打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两个人仔细听。  隔壁房间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出来,对方刻意压住声音,但慕倾寒和上官无尘是何等人也,耳力自是不比常人,所以听了个清清楚楚。  “你觉得这件事和云染有关系吗?”上官无尘问道。  慕倾寒道:“不知道。”  上官无尘皱眉道:“今天好像是初一吧。”  慕倾寒道:“是,又到了每月的赏花节了。”  上官无尘突然严肃起来道:“你说这次死的会是谁?”  慕倾寒端起一杯酒,贪婪的闻了闻道:“我又不是神仙,我怎么知道?”  上官无尘道:“神算和神仙只有一字之差不是吗?”  慕倾寒笑道:“一字之差即有千里之差,半字也不行。”  花飞雪眼睛闪亮的看着交谈的二人,兴致勃勃。  上官无尘道:“请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们。”  花飞雪道:“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上官无尘道:“你一这样看着我们,我就觉得你有阴谋。”  花飞雪拍手道:“说的对,你们不是又在破案吗?加上我怎么样?”  上官无尘笑道:“你?杀人的事可不好玩。”  花飞雪冷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上官无尘,晶亮的眼睛转向慕倾寒。  慕倾寒微微一笑道:“可以,但你要说出我们下一个地点是哪。”  花飞雪笑道:“这个简单,上次死者在梨花苑的梨花树上被发现,这几个月的死者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都是在梨花树附近被杀,且每次的地点不同,梨花多的地方很多,除了白云城西方的梨花苑、东方的梨花坊、南方的梨花阁、北方的梨花岛,凶手的下一个目标会放到白云城的城中,所以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就是梨花筑。”  慕倾寒和上官无尘拍着手道:“好精彩的逻辑,不错,我们就是要去梨花筑。”  梨花筑,远远望去,满筑梨花绽放,微风吹过,梨花纷飞,似雪花,洁白无瑕,纷纷扬扬的漂浮的满天都是。一筑清水浣草木,满树梨花落春风,清水潺潺,落在水里的梨花被吹到很远。和外面相比,这儿更像世外桃源,不夹杂一点尘世的污染。  “可怜了这么美丽的地方。”慕倾寒叹道。  “梨花多的地方差不多都死了人,游人减少,倒多了些世外桃源的味道。”上官无尘嬉笑着。  三人进入梨花林,来到一棵梨花树下,慕倾寒停住脚步,站在梨花树下,低着头思索。  “这棵梨花树有什么特别吗?”花飞雪摸了摸道。  “没什么特别,只是我觉得这次的死人会放到这棵梨花树上。”慕倾寒淡淡的道。  花飞雪倏地离开,一阵恶心。  “你怎么知道?”上官无尘问道。  “一种感觉,闭上眼的一种感觉。”慕倾寒道。  花飞雪睁大眼睛,像看稀有物似的看着慕倾寒道:“这样也行?你属狗的吗?”  慕倾寒苦笑一声道:“对不起,在下不属狗,在下属虎。”  “你属虎?原来我们同年啊。”花飞雪眼睛眨眨道。  上官无尘道:“你打算怎么做?”  慕倾寒道:“等。”  “等?等到什么时候?”花飞雪道。  “当然是等到凶手来的时候?”慕倾寒道。  梨花树不远处有一个石桌,石桌旁边有四个石凳,是人休憩的地方。  三人边说边走到石凳前坐下。  “那岂不是要等到午夜?”花飞雪叫道。  “如果害怕可以回去。”上官无尘道。  花飞雪白了一眼上官无尘,把目光转向慕倾寒。  “在下有什么不妥吗?”慕倾寒被花飞雪看的有点莫名其妙。  “没什么不妥,只是发现你果然比上官无尘漂亮。”花飞雪眨着眼睛道。  “姑娘,你不觉得用漂亮来修饰一个男子有欠妥当吗?”慕倾寒苦笑道。  花飞雪眨着眼,样子说不出的天真可爱。  慕倾寒只能苦笑的转向上官无尘:“你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  上官无尘无辜的笑笑道:“这好像不关我的事。”  “看来我还真是交错了朋友。”慕倾寒笑道。  “现在发现还不晚。”上官无尘道。  二人说笑一阵,却不见花飞雪答话,只见伶牙俐齿的花飞雪已经伏在石桌上睡着了。  “这种性格也好。”慕倾寒道。  上官无尘道:“是啊,这样的时候都能睡着。今天一定会来吗?”  “会的,今天是初一,每个月的开始总要死人的。”慕倾寒道。  “若不来呢?”上官无尘望着慕倾寒一字一顿的道。  “不会不来。”慕倾寒站起身,打开折扇,向前走了两步又道“现在什么时刻?”  “马上要到三更了。”  “子夜之前,肯定会来,现在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了。”慕倾寒道。  上官无尘不再言语,静静地坐着,目光时不时的飘向花飞雪,隐隐约约透露出温柔的神情。  慕倾寒望着上官无尘,嘴角的笑意逐渐扩大。只听他说道:“睡着的样子很可爱吗?”  上官无尘笑笑,笑的有些勉强,却没有答话。  “来了。”慕倾寒笑道。  深夜人静,只有风呼呼地刮过,在这夜里有些毛骨悚然,夜深天凉,满园的梨花树竟然像是一个个勾魂的野鬼,身穿白衣,随风飘动。风吹过梨花掉落的声音则像小鬼们的呼喊招魂声。月初无月,黑漆漆的,远处的天空蔚蓝,远山看上去像是魔鬼的巨大的身影,偶尔闪亮的地方则像魔鬼的两只眼睛。  梨花林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歌声,歌声委婉,在这夜里却显得格外阴森诡异。声音时高时低,却分不出男女,仿佛从天涯传来,又仿佛就在耳边,只听歌曰: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暮渐长兮,梨花纷飞。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冰澈白兮,飘落万里。”  采薇里的名句,却不知为何改成这样,细细听来,比原来多了些惆怅与忧郁,也多了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只是这些在这寂静的夜里更显得诡异。  上官无尘和慕倾寒闭上眼,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动静,到处都是风吹过梨花飘落的声音,感受不到一丝异动,只是那歌声源源不断的传来,扣人心魄。  声音越来越大,声声泣血,分明是个女子在向人诉说上天不公。歌声飘扬到天空中,从四面八方传来,却如在耳边。  上官无尘和慕倾寒精神一阵恍惚,思绪不知飞向何处,似乎是早已沉醉在这凄婉的歌声里。  恍惚中,一阵白影闪过,像幽灵一般的闪过,在这黑夜里,飘忽不定,诡异的如同真正的鬼魅。  一阵笑声传来,声音嘶哑、刺耳。接着是梨花簌簌飘落的声音,一阵奇怪的香味弥漫在空中,伴着梨花香气,味道很怪异,闻到的人似乎在一瞬间醒来。  上官无尘和慕倾寒蓦地惊醒,白影已然不见,空中依旧传来如泣如诉的歌声,只是渐渐远去。  梨花树上多了一个人,一个死人,一剑毙命。  “还是让他给逃了。”上官无尘道。  “是,他的内力很厚,剑法很快。”慕倾寒道。  “是,比你我都快。”上官无尘道。  “轻功也很高,我们比不上。”慕倾寒道。  梨花筑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声音入云刺耳。原来是花飞雪被惊醒,看到梨花树上的死人。  “花飞雪,你不是不怕死人吗?”上官无尘戏谑的道。  花飞雪脸色苍白,身子有点发抖。  慕倾寒皱了皱眉道:“你刚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花飞雪脸色苍白的道:“没有,我一直在睡觉,什么声音都没有,直到你们在对话才把我惊醒。”顿了顿,又说:“这儿真的有一个死人?”  慕倾寒点点头,表情有些无奈的道:“每月的初一必会死人,我们还是让他逃了。”  上官无尘和慕倾寒把死人放下来。  “死者是人称枫月十三剑的苏邴,苏邴是枫月堡的独子,为人光明磊落,喜好结交武林人士,豪气云天,这样的人,怎么会被杀呢?”上官无尘问道。  慕倾寒皱眉不语。上官无尘继续问道:“苏邴和上一个死者有关系吗?”   共 1001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细数阳痿的主要症状表现
昆明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
癫痫病的饮食护理都是哪些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智能 生鲜类小程序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