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赖斯迎接黑人总统美国准备好了

2018-08-09 18:41:03

德国《明镜》周刊站10月31日刊登马克?胡杰对美国国务卿赖斯的专访。在访谈中,赖斯谈及伊拉克的失误,她在种族隔离的美国南部成长的故事,以及她与美国总统布什“牢不可破的纽带”。

问:国务卿女士,在本届政府的最后阶段,你认为什么将被评价为你的主要政绩?

答:历史功过,是最难评说的问题。作为一名历史学家,我当然清楚,这些评价都要在许多年后才能作出。如果要我现在审视这一阶段并作出结论,我会说,本届政府首要的功绩是从根本上保护、培育、密切了与全球主要盟友的关系,不管是通过北约扩大还是北约改革都是如此,而在1990年和1991年,北约是否有必要继续存在都受到人们的质疑。不过,以我个人看来,本届政府压倒性的功绩是给中东心脏带去民主。我认为,伊拉克将成为中东第一个真正民主、多宗派的国家,并将对中东其他地区产生根本的影响。

犯下的错误

问:回顾过去,你是否认为自己犯了错,假如有些事情可以重来,你是否会用不同的方式处理?

答:哦,我肯定有很多错误。

问:你的著名警句是,你说自己至少犯了1000次战术失误。

答:我也可以说我今天干了1000件事,那不是小数目。不过,当你置身于改变历史的重大事件,事后回想都会发现许多事情本可以做得更好。以伊拉克为例,我们可能对巴格达过度关注,但对各省领导和地方政府关注得不够。现在看来,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关系正在推动伊拉克前进。

问:还有其他的错误吗?

答:我以前也说过,我认为我们对《京都议定书》处理不当。我们在竞选中说我们不支持《京都议定书》,美国参议院也反对《京都议定书》。我们当时认为,我们宣布不支持《京都议定书》不是什么意外之举,但我们本可以找到更好的表达方式。

问:“9实心棒
?11”恐怖袭击让每一个人震惊,你是否认为你的政府反应过激了?

答:我最近也和人谈起这个问题。“9?11”时过七年,很难记起当天的全部细节。我讲一个故事,形容一下那天是什么样子。我站在书桌前准备参加一个教育活动,这时我接到了第一通。当第一架飞机撞击世贸中心时,我的助手冲进来说飞机撞了世贸中心,我说这是个奇怪的事故。最初我以为是一架小型飞机,但他说:“不,那是一架商业客机。”总统打给我,我告诉他飞机撞到世贸中心,他说这是一起非常奇怪的事故,要求我及时向他通报消息。

我走下楼去,召开幕僚会议。会议室有三个人的时候,助手说第二架飞机撞上世贸中心。我心想,上帝啊,这是一场恐怖袭击,我赶紧回了紧急情况室。中情局局长特内特已经进了安全藏身地点,国务卿鲍威尔还在路上。接着又一架飞机撞击五角大楼,特工进来对我说,你必须去地下掩体躲避,我说我必须打给总统。我打给他说,你不能回来,华盛顿正遭受攻击。

“9?11”的幕后黑手们多数已经死了或者被捕入狱。但还有其他人,他们处心积虑地策划阴谋,希望能再度得逞。我们必须确保百分之分的正确,他们只需要碰对一次。我们做什么都算不上反应过激。

与布什的交情

问:伊拉克等重大问题让欧洲很多人感到愤怒。你认为在国外推销布什总统是不是一项艰巨的工作?

答:我不需要推销总统。他自己就干得不错。当然,作为美国人,我们喜欢认为我们在国际政治上是被人爱戴的,人们喜欢我们的所作所为。但我们也承认,我们负有特别的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哪怕有时我们的所作所为不受欢迎。

以我的年纪混泥土搅拌机价格
,我经历过美欧关系的周期。我记得里根总统时期,我们为了对付苏联的SS-20威胁,打算在德国部署导弹,当时欧洲街头上有数百万民众抗议美国的核政策。我倾向于从长计议,而不是只看今天明天的民意调查结果。我和总统驱车经过伦敦和巴黎,我看到街道两旁的人们向他挥手,拍照留念。我和总统走进酒店,酒店员工争相上前与他合影。坦白地说,有时我想,反对布什总统恐怕只是在欧洲的沙龙里,而不是在街头。

问:你与布什总统有特殊的私交。对艺术极感兴趣的你,怎么能与一个被视为“牛仔”的人融洽相处?

答:他也热爱艺术,他还爱好乡村音乐,我却不感兴趣。首先,总统和我在他入主白宫之前已经熟识。1995年,他当选得克萨斯州州长时,我已经与他相识。1998年,他打算参加总统竞选时,他的父亲邀请我去度假,他也在场。我们都爱好健身和运动,我们一起锻炼,并谈论外交政策。

问:你喜欢他的哪些方面?

答:他是一个非常真实、实际的人。他拥有各个阶层的朋友。关于总统和第一夫人,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的朋友来自初中、大学到新婚时期,我认为这很说明问题。如果你的朋友长期不离不弃,这说明你对朋友一向忠诚。我更看重这种品质,而不是他热爱乡村音乐我喜欢勃拉姆斯的区别。

问:你与布什总统共度许多时光,甚至包括周末和假期。

答: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伴儿。他和劳拉邀请我的家人去戴维营过感恩节,他与我72岁的退休校长姑妈坐在一起,姑妈感觉很自在,与其说他是美国总统,还不如说他是一个殷勤待客的主人。经历过“9?11”,他、我和其他相关人员之间,有了牢不可破的纽带。

黑人总统

问:你在种族隔离的美国南方城市伯明翰长大,但在父母的庇护下,你没有经历最糟糕的。你的成长经历是否有助于你适应一个以白人为主的社会?

答:我在一个充满爱心的中产阶级家庭长大,我的父母是教育家。我甚至不是我们家族中第一个博士。像社区的其他家长一样,父母试图保护我。不过,你还是知道,你不能去主题公园、电影院或者汉堡包店,是有原因的。他们无法完完全全地保护你。不过,他们能做到的是,不会把种族作为不思进取的借口,他们总是说,种族主义是别人的问题,不是你们的问题1060铝带
。他们用这种方式,让我们不怀恨伯明翰的生活。

问:你经历过种族主义歧视吗?

答:当然。一般都是很细小的事情,我记得在大学课堂上,教授会赞成黑人天生比较愚蠢的理论。但我很久之前就已经学会把疑点利益归于他人,而不是主观推断别人对你的举动是出于种族原因。

问:你认为美国人已经准备好接受黑人总统了吗?

答:当然如此。美国是一个非凡的国家,社会思潮在难以察觉地改变,突然一日你醒来发现一切都变了,其实变化一直是持续的渐进的。美国上一任男性白人国务卿是12年前的事了,我想可能没有多少人留意这个。美国几间最大公司的CEO是黑人,像时代华纳和美国快递。美国最受欢迎的高尔夫球手也是黑人。

问:多数美国黑人会投票给民主党。那么你为什么支持共和党?

答:1976年,我刚到投票的法定年龄,被吉米?卡特吸引。但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时,我对美国的反应感到震惊,于是改投里根一票。又过了几年,我才正式加入共和党。

问:你似乎充满野心。当你意识到你在钢琴上难以出类拔萃时,你就转向外交事务?

答:我从3岁起就练习钢琴。我的祖母是钢琴教师。父母上班时,我就待在祖母家。我在识字之前就已经识谱,对我来说,音乐像是我的母语。后来我进入大学,梦想着成为音乐会演奏家

。在音乐学院,我听到很多孩子的演奏令人难以置信。你可以弹得很好很好,但很好很好与伟大还是有区别的,我知道自己并不伟大。

问:你现在还经常弹钢琴吗?

答:一个月一次,我参加室内乐四重奏的表演。我几乎不再独奏,因为我喜欢交流。四重奏的成员都成了我最好的朋友,我享受以这样的方式弹琴,尽管以前并不喜欢。译:玲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