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丁香守望花开清高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5:29:1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陈秀山出生在一个很不一般的家庭,父母都曾经是湾水县副县级领导干部,文化大革命以前就是。文革一来,他的父母就被打倒了,被下放到了某个大队去参加劳动。这倒成全了他们,因为以前他们一直没有孩子,到了农村,晚上就有了大把的闲时间,可以圆已过而立之年才求子的美梦。陈秀山就是在那个时期的1968年出生的,所以他从小丝毫也没有享受到干部家属的待遇,甚至还受过贫下中农孩子的欺负。  后来“四人帮”被打倒了,他和父母又回到了城里。虽然落实了平反政策,父母又成为了县级领导,可几年的农村生活,加之当时父母严格正统的教育,还仍然没有让陈秀山沾染上丝毫的官宦子弟习气。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陈秀山还逐渐培养出了自己的性格:特立独行。他从不向别人炫耀父母是谁,潜意识里也没有由此滋生的荣耀和优越感,言谈举止完全就是个普通的社会青年。在学校时他是个很稳重的学生,参加工作后也是兢兢业业,领导让干啥就干啥;此外他引人注目的,是写得一笔好散文,被人们称为湾水县的才子,很多女青年都把他当成了梦中情人。  他上学的时候只有文科特别好,属于严重偏科,没有考上大学。高中毕业后就进了当时的文教局参加了工作。这时已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在对陈秀山众多的追求者中,就有县里另一位领导的女儿,名叫尹凤。这个尹凤很泼辣,很大胆,她看上了陈秀山之后先是写情书,然后估摸着陈秀山已经收到了情书就直接去找了他,问他同意不同意处朋友。当时陈秀山就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想法,觉得自己的父母是县里的干部,如今再找个县领导的女儿做女朋友,显得有些故意追求门当户对似的。潜台词就是,如果尹凤没有那样的家庭背景,他还是很欣赏她的,完全可以处朋友乃至组成家庭。但正因为他有了这样的顾忌,就直言回绝了尹凤。“直言”的意思,就是他很明了地说明了他不想和尹凤处朋友的原因。这让尹凤很不解,对他说:“我知道你从来也没有把自己的家庭背景当过什么资本,我也是这样的。我们的感情能不能建立起来,本来就和家庭背景没有什么关系,如果你仅仅为了显示清高就非要找个没有家庭背景的,这是不是显得太迂腐了?”  这样的诘问就让陈秀山词穷了,他也因此觉到了自己确实可能有些迂腐,不过那种想法仍然还很顽固。他觉得,如果答应了尹凤,就确实有损他的清高,起码别人都会以为他也“流俗”,而他一直想让自己身上有些不俗的东西。所以,他就对尹凤说再考虑考虑。不料尹凤这个人也是个不轻易言退的人,并且很有心计,知道怎样做才能追求到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她不光常去陈秀山的工作单位去找他,还常给陈秀山买些衣服鞋帽,逼着他在众人面前试穿试戴,这样就在人们面前塑造出了一个“事实”。那些暗恋陈秀山的,知道竞争不过尹凤,就自觉地偃旗息鼓了。结果是,陈秀山终于在尹凤的攻势下成了尹家的女婿。  他们是1993年结婚的,结婚前后,人们确实对他们门当户对的结合暗地议论过,但绝大多数都是认同,这很正常,因为人们的潜意识里都默认门当户对也是好的。何况此前,陈秀山的父母已经离休了,不再掌权了,所以“门当户对”的概念已经不同于以往,让陈秀山承受起来已经不那么沉重。实际上,这时尹凤的父亲还在职,相对而言,陈秀山还显得有些“高攀”了。但因为他和尹凤的感情基础已经很牢固,所以他也不再以为这种“高攀”会有损他的清高。  可是婚后不久,却发生了一件事情,让陈秀山真的觉得可能要有损他的清高了,那就是他的岳父希望他走上仕途。  按理说,这也应该是个很正常的事情,陈秀山的岳父和父母都是、或者曾经是县里的领导干部,能力尚在,余威尚存,想提拔培养一个人应该不是难事。况且陈秀山这个人工作扎实,业绩突出,组织能力和领导能力也应该不差,出于举贤不避亲的角度考虑,让陈秀山走上仕途也没有什么不可见人的东西。此前,陈秀山的岳父就已经和陈秀山的父母商量过了,说这个孩子足可造就,我也马上就该离休了,你们在位时正直无私,没有为孩子做适当的安排,我可得利用这有限的时间和资源帮帮孩子。陈秀山的父母就说,怎么安排就随你吧,不过主要还得看孩子的意见。于是陈秀山的岳父就把陈秀山找了来,说了他的打算并征询陈秀山的意见,不想陈秀山却斩钉截铁地说:“我不想当官。”  他岳父当然要问原因,可陈秀山说,他也说不出具体原因,只是对当官不感兴趣。他说他只想平平常常地活着,不想进入费心劳神的官场里去。尹凤就在一旁再次给定义说,这就是深埋陈秀山骨子里的清高。也就是说,别说陈秀山不想当官,就是想当,他也希望是通过自己的能力,而自家和岳丈家有那样的背景,他一旦当了官,就会让人以为他是靠了裙带关系,这会让他觉得羞耻。他岳父对这样的看法就很迷糊,不明白这个乘龙快婿就算有些迂腐,又怎能迂腐到这个程度。不过,他还是很耐心地继续劝导了姑爷,说:“你有这样的顾忌当然可以理解,从一个侧面还反映出你这个人很正直,像你的父母。可是人言真的就那么可畏吗?或者,你竟然要依靠人言来决定什么吗?你要知道,我们有这样的提议,仅仅是想为你提供一个更宽广的舞台,可以更好地实现你的人生价值。你的官当好了,会用事实证明别人的议论是无稽之谈,只有当得不咋样,让老百姓骂,才可以证明别人的议论有先见之明,可真的这样,那就连你的爹妈和我都丢脸了。难道你现在不想当官,就是预见到你将来会当个坏官吗?如果不是这样,你何不用实际行动证明一下,你虽然被怀疑是利用了裙带关系,但当的却是个好官?”  陈秀山当时就回应说:“我也得承认您说的有道理,可是,很明显的,我不正是凭借着你们的关系才当的官吗?我们单位里还有能力比我强的,可他们没有这样的关系,您怎么没想到要去提拔他们?实事求是地说,您应该不否认这里面确实有您的私心吧。”  这个回应就让他的岳父愣怔了一下,因为陈秀山说的确实是实情,他确实是有些私心。他知道陈秀山的父母已经离休赋闲了,而他也即将步亲家的后尘。人在官位上和不在官位上,自己心里的感觉和身外的一切就都会变了,对此他虽然可以自己安慰自己,说不用往心里去,但真的承受起那种失落来,也很难让人适应。若有了权力的承接者就不同了,在这时候父因子贵和子因父贵的含义是一样的。他一直很得意从政多年来,自己也算得上是个好官,即使不属清流,也算得上是个循吏。但到要告别这个舞台的时候,想像到从此要混迹于市井平民中,再也没有以前的威风,不再有那种居高临下时还要尽力平易近人的作派,那滋味不用说也是五味杂陈的。当然他知道,这主要还是心态问题,陈秀山的父母离休后,心态的转变就很自然,但他知道自己不行。而女儿很平庸,女婿却可以造就,只要还有自己的嫡系在位,那他就可以继续承续着什么了,那种情境很微妙。可这个陈秀山居然如此不开窍,居然对当官嗤之以鼻,就让他仅有的希冀也面临破灭了。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陈秀山会对这样的好事也回绝。从常情上看,能够走上仕途应该是大多数人梦寐以求的事情,自甘平庸的毕竟是少数。有些没有裙带关系的,还要托人靠脸又买又送呢,而陈秀山占据了近水楼台却以此为耻,这可真该让人大摇其首。尹凤就很理解父亲的心情,也知道陈秀山既然有此顾忌,一时半会也转不过弯来,便提议,话就先说到这儿,等回家后她再好好劝劝陈秀山。孰料陈秀山回了家后仍然很顽固,说他就是对当官没兴趣,不会为了岳丈大人的感受就放弃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话说岔了,小两口还因此吵了一架,陈秀山的岳父尽管耿耿于怀,也就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过后来,陈秀山还是当官了,的位置是坐到了湾水县文广新局(文化、教育、体育、广播电视、新闻出版等局合并的局)局长的宝座上。    二  从一个对当官不感兴趣的人,到一个大局的一把手,陈秀山经历了怎样的转变,无疑是个值得探究的问题。他后来就有了很多当官的朋友,都了解以前的他和后来的他,对他的转变,就连他的官场朋友也会好奇。有一次就有一个人问他:“你小子那么不想当官的人,怎么后来就当上了呢?还他妈越当越明白,帽翅也越来越大。”陈秀山就笑了笑说:“也许就像流水吧。你在一条小河里的时候,曾经以为那很惬意,以为那就是你的全部;可小河更多的是必然汇入大河,你就不由自主地进来了,慢慢适应了大河,将来也能慢慢适应大海。”  他的朋友就觉得他说的很玄妙,不好理解,可细细品味一下,却也能大致琢磨出一种含义,那就是确实有时势弄人之说。其实陈秀山在两年前如愿以偿地当上文化局(未合并以前的单一文化局)一把手之后,就曾经仰靠在局长的宝座上仔细回想过,然后就察觉到,自己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还真是很有意思,甚至可以说情节很精彩。当初在文教局时,他是一名很普通的科员,业务简单,闲暇时就写一些散文、随笔,见诸于《湾水文艺》和上一级的报刊上;后来文化局和教育局分成了两个部门,他又留在了文化局,依然是文化股里的普通科员,兼任着下属文联创办的刊物《湾水文艺》的编辑。但他不知道的是,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就陷入一个计谋里了。  当时的文化局局长曾经给他的岳父当过秘书,知道老人家当年曾经有意让女婿走上仕途,虽然老人家的心愿至今没有达成,但局长却有意再试探一下,若成功了,也算帮了老领导一个忙。于是某天局长就通过人事调整,把陈秀山调到了办公室,说是他的文笔好,可以帮着干些文秘的工作。但办公室并没有安排谁当主任,局长的说法是一些业务可以暂时由陈秀山代理,不过是体现能者多劳的意思,待有了主任的合适人选再解放他。对领导这样的安排,陈秀山当然提不出什么意见,就很听话地照领导的指示办了。可同事们都戏称他为“主任”,说你不是主任怎么干着主任的活儿?陈秀山就去找局长,让他赶紧物色主任的人选,他可受不了大家这样的揶揄;局长却显得很为难地说,现实情况你也看到了,哪个人能是这块料?你就算帮哥一个忙,先顶着吧。于是陈秀山就只能先顶着了,渐渐地对同事称呼他为“主任”也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他觉得这样一个主任当着很容易,并不会影响到他什么;特别是有外来人的时候,同事们介绍说,这是我们主任,他听着还很受用,觉到了这是在人前的一种荣耀,甚至还感觉,“主任”这个官职太小了些,若别人介绍他时,说他是“局长”,那感觉可能更好。  这样的情节积累多了,陈秀山就终于对“假主任”这个头衔有些不满意了,他开始想把它变成真的,可自己又不能提出这个要求。他也想过,要再次去找局长,干脆任命一个真的主任来,他还回归本初得了。可他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并不情愿这样,他心里真正想的,是要自己成为那个“真主任”,进而再成为副局长、局长、乃至更大的官。他觉得他好像突然看到了另一种人生境界,比当个普通人要精彩,但具体会怎样,他还不得而知,总之先进去再说的愿望很强烈。他当然不知道这本来就是局长的巧妙安排,也不知道局长一直在观察审视着他的反应。应该说,局长确实是个善于察言观色且能由表读心的人,他不知怎么就察觉到火候到了,于是就把陈秀山找来谈了话,说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我确实是难以找到主任的合适人选,你呢,工作却干得很出色,干脆,你就帮哥帮到底,就真的干了这个主任吧。陈秀山就做着必要的沉吟,“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在一个局机关里,办公室主任就是领导班子成员。陈秀山当“假主任”的时候,不能列席领导班子会议,如今成了“真”的,他就必须要列席这样的会议了,不仅能更多地掌握局内外的信息,也要参与决断一些事情。依他的能力和智商,他进入角色非常快,的毛病是还不太懂官场中的一些明规则和潜规则。比如刚开始的时候,领导班子商讨和决定的一些事情,他以为“这样办”才,可所有的领导几乎都倾向于“那样办”,而“那样办”明显会与“正常”相抵触,甚至还可能引起当事单位或当事人的反感,就让他很不解。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常常把他的不同意见说出来,但得到的是副局长们不易察觉的冷笑和局长让他打住的示意。他以为事后局长会给他解释,但散会后没有任何一个人对他解释过,他就只能自己去琢磨了,而渐渐地,他就终于琢磨透了,明白其中存在什么“猫腻”了。所以以后的会上,他虽然还会对一些决断有意见,却再也不发表什么评论,而到这时,局长又觉得到了火候,开始对他解释一些事情了。  那是一个雪天,又恰逢星期日,局长就打电话把陈秀山约了出来,在湾水大酒店一个隐蔽的包厢里,只两个人,开了一瓶五粮液,点了四个菜,说起了推心置腹的话。局长没有透露他当初安排陈秀山当假主任是个计谋,他怕他说出来会再次激发陈秀山骨子里的清高,若是浪子回头就前功尽弃了。他只是从陈秀山当上了真主任说起,他说你看,我早就知道你是个很讲义气的好兄弟,给哥当了左右手,现在有你帮着,哥多么轻松啊。不过有些话呢,哥确实得跟你说道说道,你能听进去就听,听不进去就当哥放屁好了。你看,咱们这个局呢,叫文化局,外人乍一听,都以为是个清水衙门,管文化能有什么油水呀?可实际情况不是这样啊,咱们有文化市场管理职能,还管着新闻出版,什么书店、音像店、印刷厂、民间演出团体、歌舞厅、练歌房等等,都是咱们的管辖范围,不仅仅是收取一些管理费那么简单,他们要是卖违禁书,违禁光盘,印刷非法出版物,演出时涉黄,在歌舞厅练歌房乱搞,那咱们就得担责任,就得管理他们。可要管,这里就有学问了,其实管理的境界是什么呢?就是尽量保证不出问题,而要保证不出问题,管与被管的就都得担当起责任来,双方都得有所为有所不为。要是按你的思路,错了就罚,一切都公事公办,你要伤人不说,那也会影响文化产业的发展不是?所以,看起来我们有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里是双方都有默契的,咱们不能受穷,他们不能关门,不就皆大欢喜了吗?所以我想说的是,你就好好琢磨琢磨吧,这就是存在,有一种力在其中起着平衡作用。 共 17781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青少年癫痫药物治疗有哪些优点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内饰 门店方案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