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黑白劫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2 22:16:1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序  清朝前几任皇帝,像顺治、康熙等,均为马上皇帝,能征善战。自乾隆帝开始,因国泰民安,四海升平,一国之主们便将刀马功夫撂在一旁,个个开始附庸风雅,爱好上那琴、棋、书、画。当时,在京都中专门设有琴、棋、书、画四院,高手们在一起切磋,而其中的高手,享有御赐“大国手”名号,声名、地位均显赫一时,天下才俊无不向往之。就常有年轻气盛的后生前往四院献艺挑战,以其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道光二十六年,从东土扶桑来了一名叫做田岛黑五郎的棋士,前往棋院挑战。黑五郎的棋风诡异,与中土迥然不同。他先从棋院内的下层棋手战起,一路过关斩将,连赢十场,直逼到当时的“大国手”段弈的帐前。此举轰动了朝野,也惊动了棋艺颇高的道光皇帝。黑五郎与段弈对弈那天,道光皇帝亲携明妃兴致勃勃地来到棋院观战助威。明妃是皇帝宠爱的妃子,也好弈棋,棋力不在道光之下,她听说近十年未逢敌手的“大国手”段弈要亲自出战,自然不可错过这个学习的机会。  这一局棋耗时良久,从早晨一直下到傍晚。明妃一动不动地坐在棋枰旁,棋子一样漆黑的眼珠咕溜溜转着,一会儿看看段弈,一会儿盯在黑五郎的脸上,心里七上八下,生怕段弈输了,堕了大清国的威风。  傍晚时分,段弈长叹一声,投子认输。  道光与明妃心下都怏怏不乐,心说我大清国手怎能输给扶桑小子。明妃不过十七、八岁,小孩心性,就拍手挑拨道:“此局不算,是段先生一时疏忽,你们再来一局。”  段弈气度不凡,肃然道:“段某输得口服心服,年轻人棋力惊人,段某自愧不如,请皇上免去段某大国手的名号。”段弈此话说完,不由心灰意冷,顿生退出江湖之念。其实他哪里知道,这黑五郎生于日本围棋世家,家学渊源,勤学苦练加上天资聪颖,十岁入段,二十岁刚出头便升为九段,因为在日本棋坛鲜逢对手,这才漂洋过海来中国寻找对手。而“大国手”段弈名震棋坛,早成众矢之的,天下人无不以战败他为目标。黑五郎来到京城后,很容易就找到了几张段弈的棋谱潜心研究,有了克敌之策后,这才一战而胜。  明妃却不肯服软,斜眼瞧着黑五郎:“看他小小年纪,棋力能高到哪里去?赢棋定是一时侥幸。”她冲着黑五郎挑衅道:“来,你敢不敢跟我下一局?”不等对方回答,她玉指夹起一枚黑子,“啪”放在了星位上,说:“我先下了。”  黑五郎左右为难,他见皇帝对此女异常亲密,知道她决非一般人,不是公主就是妃子,下吧,胜之不武,不下吧,对方一旦翻脸,后果不堪设想。他正在为难,道光皇帝下旨道:“你就指导她一局吧。也好让她知道差距有多大,省得不知天高地厚,觉着普天之下除了段弈就是她了。”  黑五郎只得领旨。自然,明妃很快就败下阵来。她心下虽服,面上却仍是不服,缠着还要再来一盘。其时天色已晚,道光皇帝道:“明天你自己再来讨教吧。”  第二天一大早,明妃果然赶到棋院,一定要与黑五郎再决雌雄。不过,她还算有自知之明,要求黑五郎授三子。这一天一共下了三盘棋,黑五郎故意让了一盘,明妃赢了棋,大是得意,马上要求授二子,结果又是大败。临走她恨恨地说:“明天再战,咱们不见不散。”黑五郎只能摇头苦笑。  从此,明妃天天到棋院跟黑五郎下棋,道光皇帝也无可奈何,只好听之任之。  两个月后的一天,明妃出宫后却再也没有回宫,她还带走了道光皇帝珍爱的一副用玉做的围棋和一本古棋谱《黑白劫》。那副玉棋号称天下棋,白子是白玉磨制而成,黑子则是由黑玉磨制,棋子个个晶莹,绝无杂色,端的是价值连城。同时,道光皇帝得到消息,扶桑棋手黑五郎也不见踪影了。有人看见,两人是乘坐同一辆马车出城的。  道光皇帝龙颜大怒,不过,皇室出了这等丑事,有损皇帝威严,不宜公开宣扬,他只能秘密下令严密封锁海岸线,以防两人逃回扶桑,然后派心腹四处追查两人的下落。可惜,一直没有结果。为此事,道光皇帝至死都郁郁寡欢。  一  民国十八年,登州城聚仁钱庄的掌柜郎老爷病入膏肓,让人通知远在日本的儿子郎枰火速赶回家照料生意。  聚仁钱庄是一家的钱庄,是从郎枰的爷爷郎五爷手上开办起来的。郎家于道光年间迁到登州,起初默默无闻,郎五爷只是做些小本生意,到了同治年间,郎五爷出资开办了聚仁钱庄,传到了郎枰的父亲手里后,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聚仁已成为华北赫赫有名的字号了。  郎枰从日本匆匆赶回国,等他回到家,父亲已经龟缩在蒙着黑纱的画框里,眼睛担忧地看着儿子。父亲除了留给郎枰一份大家业,还留给他一个用铜锁紧锁着的银质小匣。郎枰打开锁,里面是一封信和一小罐围棋黑子。郎枰用缺了食指的右手轻轻拈起一枚棋子,只见棋子通体黑亮晶莹,磨得是柔嫩滋润,毫无瑕疵。这竟是黑玉制成的棋子,朗枰心中不禁又惊又喜,他爱不释手地摸着棋子,心中只是奇怪:为何只有黑子不见白子,还有,父亲一向严禁自己下棋,家训中的条就是不准子孙与人下棋争锋,为何还留下这些棋子给自己?  郎枰疑惑地打开信,正是父亲亲笔,信中简单述说了当年郎枰的祖父跟祖母因棋生爱的经过,叮嘱他远离围棋,说郎家因棋而成,亦可因棋而败。郎枰看完后,心中的疑难虽消,却不由耸然:万万想不到,这副玉棋竟是宫中宝物,自己的祖母竟是宫中为情私奔的贵妃娘娘明妃,祖父则是围棋圣手,因为拐了皇帝的爱妃,几经辗转来到登州后,一直隐姓埋名……他这才明白为什么家训条就是不准子孙下棋,原来那是怕引人注意,招来朝廷鹰犬。  郎枰的右手食指就是因为违反家规而被父亲砍掉的。登州虽然距京城遥远,但民间弈风颇盛,有钱有闲的王孙贵族就不说了,就连街上的贩夫走卒,一有空闲也相对而坐,在地上画盘,以石子为棋,下个不亦乐乎。在这样的环境下,小时候的郎枰很快痴迷于黑白世界,当然他那时候还不知道,自己身上流淌着的是日本围棋世家田岛家族的血液,爱上围棋也是天性使然。郎枰天资过人,学棋进步神速,越下越痴迷,不但将家规置之脑后,而且连学业都荒废了。父亲几次劝导无效后,终于有一次命人将十五岁的郎枰从棋枰前抢回家中,亲手砍掉了他用来夹棋子的食指,这才暂时将他从黑白世界中拉了回来。后来,父亲将郎枰送到日本留学,学习经济,以期回来后振兴家业。可是父亲哪里想到,日本弈风更盛,没有了家人的束缚,郎枰在日本如鱼得水,将学业、祖训统统抛在了脑后……  至于白棋子哪里去了,郎枰的父亲在信中只字未提。连郎枰的爷爷是日本人的事情,也未提。也许,这些事连郎枰的父亲都不知道。  在小匣的下层,郎枰翻出一本业已发黄的古书,正是前代高人汇编的《黑白劫》,记录了许多外界已经失传的棋谱。郎枰翻开页,只看了一眼,禁不住心神荡漾,很快沉迷于其中难以自拔。  其时已到民国年间,满清已亡,郎枰自然也不必害怕皇室追究。不过,他感念先人,不愿再与人下棋争锋,将钱庄生意交给心腹之人打理后,自己埋头在家潜心研究《黑白劫》棋谱。他越研究越觉博大精深。棋谱中绝大部分是残谱,未到终局就断了,也不知是录谱之人疏忽还是原棋未下完,盘面上黑子与白子相互纠缠、关系微妙,优劣难以判断。郎枰每日照谱摆棋自博,试着下到终盘,但觉变化无穷,其中意境奇妙无比。他沉湎其中,乃至吃饭、走路、睡觉,亦神游局内。  山中方七日,世上已百年。郎枰一心钻研棋谱,两耳不闻窗外事,日子过得懵懵懂懂,不知时光之变换。倏忽之间,几年时光飞逝而过。忽一日,枪炮声隆隆,日寇兵临登州城下,登州失陷。其时,已到了1938年。  二  驻扎在登州的日军司令长官名叫田岛正夫。与别的武官不同,田岛正夫温文尔雅,行事讲究策略。为了让占领地的中国人变成顺民,他采取武力弹压和精神瓦解相结合的办法,一方面大肆屠杀反日分子,一方面根据登州居民好弈的情况,举办中日围棋擂台赛。  田岛正夫行伍前是专业棋手,段位已至八段,虽不能算是日本棋坛的超棋手,可也算是棋手,曾多次夺得国内大赛的桂冠,若不是战争,早就升为九段了。在他的部下中,有不少是他的围棋弟子,因此,队伍中弈棋成风,水平不低。而当时,中国由于连年内战,社会动荡,国内根本没有专业棋手,日本围棋的水平已远在中国之上,田岛正夫自信,凭自己与弟子们的实力,在登州、乃至在中国都足以称雄。中国人不是不服吗?我就让你在围棋上俯首称臣,瓦解你们的斗志。  擂台设在登州八仙酒楼。门口的告示上写着:为昭示大东亚共荣,促进中日两国人民友谊,皇军特举办围棋擂台赛,凡攻擂成功的中国人,皇军奖赏大洋十块,失败者,则需当众向大日本国旗鞠躬,并大声声明:我服了。另外,为显示皇军诚意,攻擂者可以执黑先行……等等。  消息传出后,登州城举城哗然。不少民间高手跃跃欲试。不过,大家清楚,这可不是单纯的切磋棋艺,赢了还好说,若是输了,对着日本“膏药”旗鞠躬,丢的可不只就是自己的人了,那可是中国人的脸面啊。所以,天无人敢贸然攻擂。大家聚在八仙楼的门口,看着日本棋手趾高气扬地坐在里面,议论纷纷,盼望着有高手能上去为中国人争脸。  田岛正夫见无人敢上场,眉头一皱,叫过翻译吩咐一番。翻译很快去叫来一个会下棋的汉奸,让他上场挑战。果然,当汉奸“叮叮当当”拿着赢来的大洋下楼时,刺激了众人的情绪,就有人耐不住了,报名攻擂。不过,上去不大一会儿,就败下阵来,不得已,只得对着“膏药”旗三鞠躬,说声我服了,羞得是满脸通红,把脑袋耷拉到裤裆里就出来了。旁人怪他:“咱中国人的脸你丢尽了。”他低声骂道:“呸,我权当对着死人三鞠躬。”惹得众人一片哄笑。  有人开了头,后面上去挑战的就络绎不绝了。有的是为那十块大洋,有的则为了争口气。说起来敢上台一搏的这些人在登州棋界水平都不弱,可是多为搏杀型棋手,上台以后,手棋就咄咄逼人,大举进攻,欲三下五去二围死对方而后快,这却犯了下围棋心浮气躁的大忌,遇到寻常对手也就罢了,若碰上专业棋手,人家以静制动,就像用大刀砍蚊子,根本使不上劲儿,大刀耍到一半,自己就后劲不足,败下阵去。因此,开擂十几天,天天都有中国人对着太阳旗鞠躬,令在外面观战的众人脸红心急,空自愤怒却又无可奈何。  此时,田岛正夫尚未出战,他的得意弟子武宫五段已经应付有余。  这一天,八仙楼来了一位气度不凡操外地口音的老者,要与武宫对弈。武宫连战连捷,已根本不把任何中国人放在眼里,傲气十足地一指棋盘,道:“开始吧。”  老者道:“且慢。我有个条件。我若是赢了,也不要你十块大洋,只要你对着外面的中国人鞠三个躬,说声我服了。”  武宫勃然大怒:“八格牙路,你凭什么跟我讲条件?”  老者面不改色,不卑不亢地道:“因为我跟你一样,是一名棋手。当然,区别是你手中还有杀人的枪。”  武宫一震,心中竟生出一丝敬意,他转头看看在一旁观战的田岛正夫。田岛正夫打量着老者:“先生如何称呼?”  “姓钟,名国仁。”  “钟国仁(中国人)。”田岛正夫连起来念了一遍,便知是化名,他微微一笑,冲武宫一点头,道:“你可以答应他的条件。”  两人坐下来后,武宫说:“你先下。”  “咱们猜先。”老者不屑占他的便宜,要按正式比赛的规矩。  武宫便抓起一把棋子放到老者面前,老者说单,数完结果是双,由武宫执黑先行。武宫想也不想,拈起一颗棋子,“啪”放在一个星位上。老者面色凝重,闭目沉思了一会儿,才缓缓投下了颗子。对方颗棋子就要长考,这有些出乎武宫的意料,他遂收敛心神,沉着应对,不露丝毫破绽。下了不过十几手棋,武宫和在旁观战的田岛正夫就明白:今日遇上劲敌了。  下到第55手,武宫陷入长考,此时,棋面上他的棋已经逐渐陷入被动。外面观战的众人看到武宫一脸凝重,似乎遇到了麻烦,顿时欢呼声四起,都为老者喝彩加油。  老者见武宫正在长考,就起身去方便了一下,等他回来,却见武宫放弃了挽救右上角的一块危棋,出人意料地在左下角扳了一手,这步棋实在是高,以武宫的棋力,绝想不到这一招。老者奇怪地看了旁边的田岛正夫一眼,猜测定是他指点了对方。不过他也不惧,心说你们谁下也无妨,反正都是日本人。就跟着黑子从容地应了一手。然而,田岛正夫教的这步棋却是整盘棋的关键,越往后下,越看出这步棋的妙处,老者越下越自心惊,知道自己即使胜了对面的武宫,也绝不是旁边这人的对手。弈至第236手时,已到了下午,老者见对方再不出错,只得投子认输。  武宫也出了一身冷汗,回想战局的激烈,他心有余悸地站起身来,弯弯腰,真心地道:“承让。”  田岛正夫哈哈大笑:“钟国仁(中国人),你输了,请到国旗前来。”  此时,外面观战的众人也知道了老者败北的消息,大家鸦雀无声,有的人低下了头,都不忍心看老者受辱。   共 1317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医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好
常见癫痫病有哪些早期症状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内饰 门店方案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