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记忆江山文学网2

时间:2019-07-14 02:10:4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蜿蜒向上的盘山路,陡峭,回旋。  黑色轿车滑行在洁净的路面,无声无息,不去打破宁静的氛围。绵延的玉龙雪山,映在贴了膜的车窗玻璃上,像是回放着泛黄的电影旧胶片,让人有一种穿梭在时光隧道里的不真实的幻觉。我摇下车窗放眼远望,山顶雪的娇柔映出山的巍峨,雪域特有的清新空气,拥挤着进入车内狭小沉闷的空间,透过我的皮肤沁入血管,融合在血液里,在我的周身奔流。  玉龙雪山依然优雅地耸立着,散发着不尽的神秘和诱惑。熟悉的疼痛袭来,我的情感被扼住了喉结,霎时几近窒息,我无望地挣扎、喘息,寻找着情感突破的出口。在离婉儿近的岔路口,我退缩了,拐上另外一条山路。一年来,我对婉儿朝思暮想,真的要再次面对她时,我落荒而逃。车一路狂飙,跑累了,停在路边,我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待一支烟燃成灰烬后,劝慰自己:深呼吸,平静下来,去看看婉儿。  心情大起大落后,我异常疲惫,走下车去活动僵硬的四肢,车内流淌着舒缓的轻音乐,让我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我下意识的打量周围的环境,山路依山坡地势而建,是一处幽静僻静之地,山坡上风景美丽,能看得见玉龙山顶娇柔的雪。茂盛的树木苍苍,搭成天然的绿色屏障,坡上有花有草,是天然织成的地毯。  正值我出神之际,传来一阵优美的乐声,清脆,古朴,悠扬,似二胡的简朴,如笛子的韵律,又不是这些粗俗的器乐能有的。我被其如泣似诉的旋律所深深吸引,锁了车,循着乐声的方向一路走去,来到一处风景更秀美,环境更幽僻的洼地,那乐声真切了些,听起来空灵凄厉,合着乐声的,是年轻女子蕴含原生态的歌唱,我听不出歌词的内容,但她饱含深情的歌声能引起我的共鸣,她正演绎着对爱情的崇尚和生命的壮美。  茂林深处,树枝搭成的一座简陋的窝棚出现在我的眼前,而树枝上挂着的彩色布和丝绸将屋子装扮的异常艳丽,周边堆满了绚烂的山花,香气馥郁。我的出现惊了一对青年男女,直愣愣地看着我。女子着节日盛装,上身是宽腰大袖的袍褂,下穿长裤,领、袖、襟等处绣有花边,外加七星披肩,腰间系着棉布缝制的彩色百褶围腰,从腰至膝,形如扇子,足穿穿船形绣花鞋。男子服饰上和汉族大同小异,怀中抱着几片山中青竹制成的本土乐器,显然,从服饰上看这是一对纳西族的青年男女,从两人的眼神中,能看出这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纳西女子依偎在男子怀里惊恐的看着我,那男子本能反应下紧握着腰间的长刀。面对着这局面,我有些局促,指了指男子刚刚怀中抱着的乐器,解释说我是循着它的声音来的。从他们的面部表情来看,他们听懂了我的话,显然这对纳西青年懂普通话,这让我偷偷松了一口气。  “这是口弦。”纳西男子操着普通话说。  “兄弟,会抽烟吗?”我递过去一支烟,纳西男子接了。  一支烟燃尽,纳西男子原始的朴实本性显现出来,用蹩脚的普通话爽快地和我交谈。纳西女子也娇羞地坐在一旁,水汪汪的大眼睛偷偷窥视着我,和我的目光一对视,她就转过头,眼光投向别处。纳西男子介绍恋人时,名字是用纳西语言说的。“果……”我试图跟着学说这名字时,舌头打了结,纳西女子开心的笑了,说:“就叫我果妹子吧,他是我强子哥。”果妹子拿葱白般的纤纤玉指指着纳西男子,眼底流露着无限的柔情蜜意。  从强子喋喋不休的诉说中,我明白了事情的梗概:这一对恋人的恋情遭到双方家长的反对,他们百般争取还是没有得到家长的允可,万般无奈下,他们踏上祖先殉情之路。在这即险峻又风景秀美的坪上(纳西语称为郭),建了殉情之房(纳西语称游吉)象征新房,在里面弹口弦,唱歌,做爱,吃准备好的食品,直至粮绝水尽,寓意二人生死相恋,生生世世在一起。我心生凄凉,明白了为什么果妹子饱含深情的歌声能引起我的共鸣,因为她即将用生命的壮美来阐释对爱情的崇尚。  我无语,抽出一支烟默默地抽起来,烟屁股快烧到手指时,我狠狠地扔掉了烟头,对强子说:你们跟我走吧!从他们错愕的表情中,我能感觉到这话的突兀,他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我又开口:“你们先别急着做决定,听我给你们讲个故事。”我拿出烟,点了火,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不去抽它,只想借烟来掩饰自己不平静的心情。婉儿,死亡,噩梦,一切将在我的回忆中重生,心灵的伤疤将再次被揭开,看见的是血淋淋的伤痛,而这些又是我一味逃避从不敢正视的的脆弱。  一年前,婉儿,我温柔可人的婉儿,想在爱情的圣山过生日,向她的单身时代举行一个小小的告别仪式。我答应了,由于一直忙于家族事业,我没能陪婉儿出去旅游,面对她的似水柔情,这一次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拒绝。于是,在她生日之前的一周,我们由西安出发自驾游,目的地是云南的玉龙雪山,婉儿一路雀跃,喜悦之情由衷而发。  生日那天,晨曦照亮东方的天空,兴奋的婉儿就把我从梦乡中唤醒。她头发高高束成马尾,一袭红色短风衣牛仔裤,将青春的热情和活力释放的如火如荼。我被她高涨的热情所感染,心情像充足了氢气的气球,随风快乐的飘摇。  驾车行驶在陡峭回旋的盘山路,雪域清新的空气挤进车厢体会婉儿的快乐,她正好奇地打量着车后座的蛋糕礼盒。昨天在蛋糕店,我绞尽了脑汁花尽了心思,自己设计创意,由西点师塑型,才做成这一款为婉儿量身制作的生日蛋糕,任由她撒娇发嗲,我下定决心要把我给婉儿的惊喜留到的关键时刻。婉儿失望地叹口气,很快她的注意力被窗外的景色所吸引,饶有兴致地关注路边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  “看,前面!”婉儿失声叫道。  沿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只憨态可掬的小动物,旁若无人般地玩耍。婉儿纯真善良,对这不期而遇的小动物怜爱无比,她悄声说:“开慢点,别惊吓了它!”  经过小动物时,我放慢了车速,想让婉儿看仔细它的样子。动物本性警觉,它突然冲向马路,这一紧急变故让我始料不及,我急打方向盘避让,慌乱中,车头脱离行驶的轨道撞向右侧的山体,只听“砰”一声巨响,我听见哗啦啦破碎的声音,闻见了浓浓的血腥气味。我厉声叫着婉儿的名字,车体受碰撞后严重变形,由于婉儿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被卡在车体和座位的间隙内不能动弹。婉儿惨白着一张脸,大眼睛里一片茫然,鲜血顺着嘴角鼻孔耳道留下来,像殷红的蚯蚓蠕动着绵软的身体,汇集在她红色的风衣上。  巨大的撞击力市蛋糕礼盒散落了外包装,二层蛋糕,顶端站立着由各色奶油做成的新娘子,目视这一幕后眼神似乎变得忧郁。这就是我要给婉儿的惊喜,借此告诉她我要她尽快做我的新娘。我告诉自己要镇静,给婉儿做简单包扎后,把她搂在怀里柔声安慰,让她看奶油新娘子的模样。婉儿越来越虚弱,等待救援的时间,每一秒我都在受煎熬,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硬咽回去却不能让婉儿看见。突然,痛苦的表情在婉儿脸上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祥和,一丝微笑在她苍白的嘴角漾开来,婉儿扭着头对我说:“你的怀抱真温暖,能在你怀里,躺着死去,是我的幸福。”说完,她的手无力的垂下去,我悲恸大哭,绝望地搓着婉儿的手和脸,试图用体温暖热婉儿趋于冰冷的身体。  重要的人偎在自己怀里,鲜活的生命一点点消逝,我却束手无策,这是怎样残酷的现实?我一直不敢直面婉儿的惨死,这是我心灵无法修补的裂口。以至于来看婉儿,时刻却夺路而逃。  故事讲完了,我沉湎于痛苦的回忆,泣不成声,强子和果妹子被我的情感故事感动着,低着头啜泣。“生命是重要宝贵的,失去婉儿的一年里,我走出求死的低迷,活的浑浑噩噩如行尸走肉。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死去是痛苦,追忆和逝者有关的记忆更是痛苦。就像你们,为了爱情宁愿舍弃生命,可是,生命都没有了,还奢谈什么幸福和爱情?既然心中有爱,不如和我走。”我的话音戛然而止,给对方留下富足的考虑余地。  启程前,在果妹子的坚持下我们去看婉儿。那种熟悉的疼痛紧紧揪住我的心,我竭力克服悲痛,直面那些关于婉儿的支离破碎的回忆,幸福的,忧伤的,惨绝的。出事地点,找不出往日的痕迹,唯有一束火红的山花开的灿烂,绽放着一张张笑脸,随风飘摇。和婉儿道别,我和果妹子强子一行驾车离开爱情的圣山,回到繁华的大都市。  果妹子和强子是我又一次从玉龙雪山带回来的记忆,我权衡再三,和强子和果妹子商量过后,决定在繁华的闹市区租下一旺铺,由她二人经营酒吧。果妹子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着,说:“哥。我们的幸福是你给的,如果没有遇见你,就没有我们现在的幸福,正如你所说,没有生命,又何谈幸福和爱情,不如我们的酒吧就起名‘下一站幸福’。”果妹子的提议得到我的赞同,她的聪明伶俐也同时得到我的认可,我将酒吧装修的事宜全部交给这一对恋人。  下一站幸福如期开业,原生态的民族风是装修风格的主题,古老寨子能艺术化的东西都被他们经过艺术加工后摆在酒吧适宜的位置,树枝,茅草分割成独立的小空间,竹制的桌椅看似摆放凌乱,墙上挂满纳西人家常见的小饰物,店员一水儿的纳西服饰装扮静静流淌的音乐是简朴宁静的名族曲目。对于身居水泥森林中的都市人,一切都让人眼前一亮,给人迥异的享受。果不其然,下一站幸福生意很火,强子和果妹子喜笑颜开。  这里把我关于雪山的记忆延伸到现实,闲暇,我会一个人坐在酒吧的角落,喝一杯酒,想一个人。这晚,强子走过来的时候,我正在喝这杯名为“悲苦一生”的酒。这种酒的名字是我起得,当初,我让调酒师给我调一杯烈性酒,喝过它会让人有肝肠寸断的悲苦感受。调酒师递给我杯他调好的酒,我说不够烈;调酒师递给我第二杯他调好的酒,我说不够苦;如此反复后,这种酒被递到我手里时,我已经有几分醉意,酒里夹杂的彩色,时而纠结,时而漂浮,让人有一种在红尘中飘零无所依附的落寞感,酒极烈,喝下去我就醉倒了,调酒师就用我含糊的悲苦一生给这种酒命了名字。  这晚,强子走过来,坐在我对面注视着我,说,酒吧生意好,收入可观。这是强子的开场白,我不去理会,果不其然,接下来强子说:“哥,你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在别人的事情上你目光睿智,到了自己,怎么走出去过去的阴影呢?”我继续喝我的酒,强子本就不善言谈,见冷了场无奈地起身走开。下一个是果妹子吧,我心里想着,招呼侍者再来一杯凄苦一生。果妹子婷婷袅袅,似莲步生花,托着托盘向我走来。我接过酒杯,说:“果妹子,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来人笑开了,说:“我不是果妹子!”  声音甜美,如谷中百灵啼鸣。清澈空灵。我定睛看去,这姑娘身高体貌服饰像极了果妹子,眉目间比果妹子多一份理性和智慧。她坐在强子坐过的位置,说:“我叫瑶瑶,民族大学的在校大学生,在贵公司做兼职。”我一时觉得被戏弄了,厌恶地摆摆手,示意让她离开。迷离的灯光,朦胧的醉眼,瑶瑶的背影,让我次觉得婉儿离我那么近,我会和这个叫瑶瑶的女孩有故事发生。  下一站幸福酒吧里,我在角落里喝酒时,不再是一个人,身边是那个叫瑶瑶的女孩,她只坐在我对面,因为我不止一次告诫她不要试图坐过来,我身边的位置是婉儿的,不可代替,瑶瑶对我的任性含笑不语。  强子和果妹子对我说,离开寨子一年了,他们想回去看看,不管父母能否接受他们的爱情,他们都要尽对父母的孝心。我执意同行。那个让我充满憎恨和回忆的地方,对于我又是无比的留恋和怀念,也许宿命让我和那里解下不解之缘。  古老的寨子里,我们一行人的到来,打破它原有的宁静,族人们奔走相告,殉情的果妹子和强子复活了。果妹子的母亲,拉着失而复得的女儿大哭,急切的询问原委。果妹子一番解释后,对着我双手合十深深地拜着,感谢之情言于表。我感慨说:“生命是重要的,没有了生命,就没有爱情的幸福生存的土壤,生命的下一站才是幸福,无论何时,我们都不能放弃对生命的爱惜和对幸福的追寻。”果妹子母亲拘谨的笑,不住的点头,她疑惑的表情又说明她其实什么也没听懂。我尴尬不已,幸得果妹子过来解围。  篝火熊熊燃起,族里的青年男女载歌载舞,强子和果妹子不肯放过我,拉着我挤进人群随大家热情的跳着。跳跃的火苗,升腾着希望,心情从没有过的酣畅淋漓。被压抑过久,心累了,人也累了,我席地而坐看别人尽兴的跳着。瑶瑶走过来,我丝毫没有惊奇,拍拍身边的地要她坐下来。瑶瑶火光映射下红彤彤的脸上有些许的愕然,她自然地坐在我身边,随着音乐忘情地哼唱。她和我都明白,婉儿已经融合进我的生命里,现实中不需要刻意为她留位置。  生命的列车载着我们,会在下一站抵达叫幸福的所在。 共 490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患了前列腺结石该怎么治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昆明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动力 微信商城小程序开发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